当前位置:首页 >> 佳作展台 >> 最新佳作 >>最新佳作

山河故人(第十四届复评获奖佳作)

时间:2016-03-08 09:07:14   发布者:管理员   来源:本网原著
0



湖南省常德市澧县一中  高颖婕

 

武汉山河在,湖湘故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 

打小跟着爷爷奶奶生活——在那个民心淳朴的地方,在那个鱼米齐飞的地方,在那个跨过小河便及湖鄂的地方。自诣故人实不为过,便也就念想着武汉山河。

 

黄鹤楼里黄鹤神

 

“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”现卧蛇山的黄鹤楼愈加贴近这崔灏笔下的形象——众人昏昏,独我昭昭。放荡难羁的李白岂仅是被这诗情所吓,更是被黄鹤楼之势所吓——“对江楼阁参天立,全楚山河缩地来”。

望眼长江,更是望眼华夏五千年亘古不变的文化在步步传承;偶尔一阵轰鸣声,是只身而过的火车,或是风击古钟而作,可否在诉说着“风老莺雏,雨肥梅子”,可否在领略黄鹤楼一次次竭力展现的美好,可否如我一般——但求醉于这方壮景!但求独享“极目楚天舒之厚感”!

   “朱阑将粉蝶,江水映悠悠。”楼困今人愁,神邀故人留。

 

昙华林中昙华魂

 

   昙华林在武昌老城墙东北角下,去到昙华林,大概早过了晌午,空着肚子走了一路,却为着阳光倾洒下的阴影难辨的昙华林而驻足。

教堂、神学院、民国时期的小医院,几支出墙的红花,着实扣住了故人的视线,就是在这片阳光下,陈独秀久居,郭沫若交友;就是在这席土地上,有人写诗,有人牺牲。西边墙角青苔簇起,围住枝繁叶茂,也围住了不为人知的过往。作家方方执笔《春天来到昙华林》,并非写景,却也让你我恋上昙华林。

在炒酸奶著称的小店坐下,用跳跳糖将舌尖裹覆,身子一阵酥麻。多少是过往的年魂、民魄作为——道上你好,说句再回。

 

武大校间武大心

 

武大樱花太美,我想去看看。可方悬七月,樱花仅是住入了清人的单反相机里。暂不得见,恰好思念,思念有多,多我有何?

穿过体育馆,绕过羽毛球场,爬过长坡,看着校内公交驶过,恍惚间却也迷了路;图书馆外的书香,常青树下的芳草,莲花池边的书友,一见倾情再见倾心;几多年的老屋,木框窗户在腐朽,却是岁朝清香。武大内有一小桥,夕阳倚下,徐志摩孤独的背影浮现,在康桥上,他挥挥衣袖未带走一片云彩;这桥上也无孟婆卖汤,自是如你,如我,忘不掉昔景。

 轻轻的我走了,正如我轻轻的来,我回头倾望,尽是赤心聚往,有你、有我。

 

户部巷下户部人

 

武汉人将吃早点称作为“过早”,好拿来主义,而户部巷享有“汉味早点米当先,户部巷里快热鲜”的盛赞。一百五十米的小吃街,寄存的是武汉人的情怀;电子屏上从百到千的进出人数,呈现的是故人对于武汉的追逐。

纵彻街道的队伍,从土豆排到武昌鱼,从武昌鱼又跃到排骨,待自制的酸奶送入唇齿更是心中欢喜;豆皮包囊深情,串烧连结真心,汤包浇灌勤谨,热干面拌上花生酱,周黑鸭配着麻辣锅,满口就只剩下武汉的味道。

若巷下时时弥香,来往间便人人知足。

 

为感双层巴士和无轨电车会踏上没有目的地的车次;

为观武汉夜景会昨夜难眠;

为瞧长江滚滚会放弃轻便的地铁……

当我谈到武汉的时候,我定要说——这是个有魅力的地方!陌上花开,君可缓缓归矣!

——后记

 

(指导老师:覃祥辉)

 

点评:故土,总是牵动着无数人的情思,小作者精心摄取几个景点入文,用饱含深情的语言娓娓道来,语言细腻,极富情感。武汉山河、故人情愫,就如一汪清泉缓缓流淌,此景、此情,在小作者笔下化成了一壶陈酿。陈酿的背后,是善感的心、敏锐的目光、多年的积累。


高校链接:
媒体支持: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