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佳作展台 >> 最新佳作 >>最新佳作

花谢花开(第十四届复评获奖佳作)

时间:2016-03-08 09:09:40   发布者:管理员   来源:本网原著
0

北京新英才学校 高一 赵天一


又下雪了。风大得可怕,雪花混着冰碴打在窗上,仿佛阵阵霹雳。我停下手中的笔,望向窗外,竟惊喜地发现,苍茫的世界里竟藏着一抹嫣红。哦,是院中的梅开了。我有些痴迷,同时又有些担忧,害怕这单调的白色空间中唯一一抹色彩也会离我而去。

“又发什么呆呢,怎么不写作业?”门被撞开了,爸爸正用冷冷的目光瞪着我。“爸……我……”“我什么我,我问你为什么不写作业!”“爸,你看外面的梅花开了……”我畏缩地嗫嚅着。“都什么时候了,还有心思看梅花,看你其中考的那点儿分,马上又要期末了,我看你拿什么去考试!”

爸爸咆哮着,我的头一阵眩晕。“成绩真的有这么重要吗?在这个世界上,除了成绩就什么都没有了吗?学习不好就一无是处吗?”我再也忍不住了,眼泪不住地往下流,连珠炮似地向爸爸吼道。我一把推开爸爸,把门锁住了。

“行,你敢锁门,翅膀硬了是吧,还敢顶撞家长了,你就在里面待着吧!”爸爸愤怒的声音从门缝儿里挤了进来。

我缩在墙角,把头深深地埋在了自己的双腿间,泪一刻也不停地流下来。雪越下越大,那一枝梅花仍在雪中怒放。而房间在一片朦胧中,慢慢黑了,世界也黑了。

天晴了,爸爸拉着我走在雪地里,留下一行脚印。面前立着一株腊梅,雪落在它那娇艳的花朵上,显得格外纯洁。“爸,你看这花多美啊!”我指着梅花跟爸爸说。“是啊,真美!”“咱们折一枝插在花瓶里吧。”“嗯,好。”我一折,梅枝就下来了,落满枝头的雪也滑了下来,落在我和爸爸的头上、鼻尖和肩头。我们互相指着对方大笑起来。这一刻,一股暖流包围着我。

梦醒了,雪也停了。我偷偷地打开房门,溜下了楼。下了一夜的雪,空气格外清新。咦,花儿去哪里了?立在那的只有一株光秃秃的树。花儿落了,它们没能承受住一夜风雪的侵袭。散落的红色花瓣,落在洁白的雪地上,有一丝凄艳。我不禁想起《红楼梦》里林黛玉的那首《葬花吟》:花谢花飞飞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……

我拂开一层雪,一片片地拾起落红,葬入雪中。愿这一枝梅花,能在冰雪中得到永生。

 


(指导老师:党凤倩)

 

 

【获奖理由】本文获复评二等奖。一个凄艳的景致,衬脱出一份凄楚的心情。小作者用在家学习时与“爸爸”发生冲突的小故事,塑成了现代教育尤其是家庭教育的拘囿与学生对自由的向往——两者之间冲突的小小缩影。现实中“爸爸”的“冷酷”与梦境中的“温暖”形成鲜明对比,表达了小作者被禁锢的心向往自由、向往美好的深切愿望。


高校链接:
媒体支持: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