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佳作展台 >> 最新佳作 >>最新佳作

魂兮归来,哀吾九州(第十四届复评获奖佳作)

时间:2016-03-22 09:09:52   发布者:管理员   来源:本网原著
0


 北京市通州区运河中学春雨文社高三2班  曹婉腾

假使我见你,隔了悠悠岁月。我将以何贺你?——拜伦

大抵是立秋刚过的原因,八达岭上空阴云密布,空气压抑得很,连呼吸中也夹杂着一丝沁骨的寒意。

我将围巾围得更紧一些,怀着莫名的崇敬与忐忑,轻轻抬起脚踏在石阶上,唯恐惊扰这沉睡的巨龙。谁想还没迈出第二步,就被拥挤的人潮挟着推了上去。五花八门的方言交替着在我耳畔回响,而各式噪音的制造者们,他们唇畔那抹笑容甜蜜得如出一辙。

秋风萧瑟天气凉,草木摇落露为霜。这话委实适合形容如今的意境,一路上入眼的尽是浓郁的秋意,草木叶子大多已经凋落泛黄,只有积雪还未化开,衬着灿金微红的枫叶,格外应景。

长城上一块块石砖凹凸不平,像极了中华民族历尽艰辛后千疮百孔的残破身躯。然而谁又能估算得出这残破身躯中蕴含着的无尽力量呢?

远方的烽火台斗折蛇行,绵延不休。只是不知,这史诗般的建筑历经多少代帝王修缮,又埋葬过多少森森白骨?新年纤纤弱质的孟姜女,她为夫君哭倒的长城又在何处?

千斤募战士,万里筑长城。

都说沃土埋忠骨。长城绵延成万里,地下尸骨只怕不止万具。

长城承载了千年的记忆与哀伤,这里有过昏庸君王烽火戏诸侯只为博美人一笑,亦有过孟姜女泪洒长城墙的凄美传说,更有过宁死不降的士兵苦苦抵抗戎狄,一腔热血染红华夏儿女殷红的记忆……

风声鹤唳,那是埋骨于此的生魂的呐喊与呼唤,你……可曾听见?

……魂兮归来,魂兮,归来!

扶着斑驳的城墙,我抬头仰望远方。千年之前,那位统一天下的帝王是否也曾站在这里,以胜利者的目光展望未来?那么他是不是也是思索过,民族精神会否在数千年后面临沉寂甚至消亡?

我的追思渐渐被过往行人的谈笑声打断,而他们身后,那些如同年迈老者般的墙砖,它们身上那一个个丑陋的疤痕,那一道道深刻的伤口,都仿佛化作了嘲笑的脸孔,注视着周遭那些拿着自拍杆勾肩谈笑的人们……

一个民族的衰落,往往始于民族精神的消亡。

长城,那是类于中国灵魂般的存在,是本该被景仰,被热爱的图腾,如今却完完全全地变作一片毫无内涵的旅游地。哪怕有些许追思,也顷刻便淹没在人们的欢声笑语里。

些许微雨落在脸颊上,转眼便消失了踪迹。

“你的姓名无人知晓,你的功绩永世长存。”这是一句墓志铭,刻在莫斯科红场的墓碑上,给予战争中所有牺牲的无名英雄。他们铭记着先辈的付出,铭记着曾经的荣耀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曾经的辉煌战绩和淋漓鲜血早已深深镌刻在灵魂里,所以他们不断前进发展。

而我们呢?曾经守卫着中华国土的长城被强行修葺成崭新的模样,剥去历史赋予的沧桑外衣,赤裸裸地现身于世界游客面前,供人拍照欣赏。我们的热血已经被现世安稳降温冷却,剩下的还有什么?

我知,我一直知,脚下这条沿着大好河山曲折盘旋的巨龙之主,那五千年前便曾独步天下的王者魂魄,仅仅是在沉睡罢了。倘有一日,他睁开明媚如春光的金瞳,看到的只是剩下断壁残垣,他是否会感到悲哀?而我们又该如何迎接他的归来?

假使我见你,隔了悠悠岁月。我将以何贺你?拜伦答:以沉默,以眼泪。而我不愿哭泣,我愿以钱钟书先生的一言来贺他:从今往后,我们只有死别,不再生离。

雨还在下,又或许千年来从未停息。王者终将归来,而我甘愿等待。终有一日,他将重拾昔日的荣耀,执正义之剑,行王者之风,俯瞰天下,睥睨众生!

待到那时,且请长歌一阙——目极千里兮,伤春心!魂兮归来,哀九州!

 

【获奖理由】文章思绪深远穿越古今,视角开阔目及中外,在登长城的过程中,深入地思考长城的历史与现状,反思一个民族该如何对待自己的历史,如何对待自己的英雄,如何才能立于不败之地。切入角度小,但是立意深邃,以小见大。语言优美流畅。


高校链接:
媒体支持:
友情链接: